风吹花易碎

雷打下来,雨落下来,天自然会晴。

 
醉古风 Winky诗

松烟入墨-winky诗

折一枝寒山凝碧,
上有白雪堆积,
数不出青针瘦密,
云海苍茫万里。
燃一缕苍炱升起,
松香久散不去,
心思如余烬收集,
研磨的如此细腻。
总有一砚风雨,
流连过峰石贫瘠,
夫曰:“曲水流觞,已为陈迹”,
以千古而序。
总有一纸淋漓,
恣意如虬根百曲,
所谓老树迎客,林海奔蹄,
分明是墨乡故里。
拨一炉枯碳未熄,
琥珀剔透欲滴,
避不开春潮带雨,
老街晒薪临溪。
投一把丁香碎粒,
捣作丹青浓郁,
光阴被冻入胶泥,
玲珑似一方印玺。
总有一砚风雨,
流连过峰石贫瘠,
夫曰:“曲水流觞,已为陈迹”,
以千古而序。
总有一纸淋漓,
恣意如虬根百曲,
所谓老树迎客,林海奔蹄,
分明是墨乡故里。
听说一点如漆,
是游龙灵眸初启,
几欲腾空破壁,扶摇而去,
将天地洞悉。
听说一行绝句,
残艳似故人手笔,
或于牌楼村驿,藤黄扇底,
恍然道:“原来是你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