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吹花易碎

雷打下来,雨落下来,天自然会晴。

 

一些关于青春的文字,谨以纪念似水流年。


那些想起来就能让你掉眼泪的人,一定有最深沉的爱静掩其中,无声无息,一触即痛。

毕业纪念册上的祝愿终究没有成真,沧海桑田的誓言,沧海没变桑田未改,说过话的人却已经忘记了。哪能像花树一样,年年不要命般开得繁花似锦,可一期一会,这一季凋谢了,就永不相见了。

我们要成熟,要离开,要义无反顾地长大,和年少脱离关系,要学会稳重的举止,对世界负责,要和明媚或忧伤的过去渐行渐远,在这个靠近十八岁的季节里。

一去不返的日子,阳光照射着每一粒灰尘,飞鸟来来回回,记不住哪片西瓜地已经荒芜。时间像东南沿海过境的台风卷过屋顶,一切回到十七岁,恍恍惚惚的青春,年轻的脸,衣袖上的汗水浇灌出了来年的夏天。

太阳渐渐从地平线上一寸一寸升了起来,天边的朝霞像是洇开了的红色颜料,朦朦胧胧地铺成一片。

很多时光已经沿着滩涂离开,地平线仿佛是张开的上下颌,含住我们的年华。我们最美好的三年,将要长出带霜的青草和月光。

过了很久,我才听出树上的蝉声还如当初一样清晰。那些季节里的花雨流经我们的生命,像极了一阵风,从多年前那面长满苔草的墙壁上拂过。

薄暮里,夕阳一点一点斜落,硕大鲜红的身子,像不知何时被人摘走的果实。

恍惚间光阴已被碾成一地碎银,当自己试图将它全部捡起的时候,新的时间又撒落了,无尽得像条河流。

很多岁月流淌出的细节生长成繁密的枝桠,排列出好看的形状,悬挂着铃铛一样的花,然后微风穿过了我们的胸膛,温暖的时光镶嵌出水晶般的圆。

我们的青春,是一阵风,这阵风里有我们最美好的记忆,它们穿过了树梢上稀薄的烟云,让我们看到花开花谢后的圆满。

青春的沙漏翻来覆去计算着时间,我们走过许许多多地方,流连过无数景色,却总是忘记回头看看那一道最初的风景。

隔着岁月经年,我也不会忘记曾经有个人站在台风深处,于黑暗中,为我擎起人生的光源。

黄昏里,鸽群鸣啭着哨音,隐没于远处的房屋和电线杆之间。一路抖落的羽毛,像剪碎的白色纸花撒向大地。

天空放晴,渐渐有了白光,一面被擦洗得十分干净的蓝玻璃此刻镶嵌在寂静的天幕上。

人为什么不会因为一个笑话笑一遍又一遍,却会为了一个人一次又一次地哭泣呢?

我相信时间是唯一的答案,它将我所有的心愿一并许下,在滚烫的岁月里酿成酒。





本文整理自网络